亮生活 Daleba
亮生活 Daleba

琳達·亨特如何以殘疾之身,在好萊塢取得成功

琳達·亨特的成功之路並非一路順遂。雖然有些明星只需要展示他們的天賦便能在好萊塢嶄露頭角,但琳達得投入比旁人還多的努力,他人才會接受她真實的樣貌。她得學會應對絕望和失望,但她的不屈不撓不肯認輸,協助她走到了今天,成了好萊塢大明星。

我們大樂吧喜歡看亨特的電影,了解她的人生之旅後,我們更愛她了。

琳達的童年過得很艱難,但因為她父母的鼓勵,她成功地克服了每一個障礙。

當亨特只有6個月大的時候,她的父母便發現她有點不同。她的體能發育緩慢,當她的母親帶她去醫院檢查後,他們發現琳達患有先天性甲狀腺功能衰退症,她未來可能得住進精神病院。

琳達的母親不肯接受這個診斷結果,並決定勇敢和困難戰鬥,接著,她每天和琳達一起訓練,以強化她的運動能力。到了該入學的時候,亨特已有了顯著的進步,但仍是比不上同齡人,因此難以融入學校。甚至從上學的第一天起,她便被同學們給孤立,並與其他人格格不入,且她的一個老師甚至讓她感到很不舒服。「所有人要嘛想照顧我,要嘛想操控我,你知道嗎?」她:「我經常被大家嘲笑。」

琳達擔心她的身體狀況會限制她的演出機會。

「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想演戲。但當時,我完全沒想過這會有多困難,」亨特在 1991 年時,向一家報紙透露。這一切都要從她 8 歲的時候開始說起,當時她在劇院裡看了一場《小飛俠》的舞臺劇。並發現自己也想獲得這樣一種力量,能讓別人相信她內心的想法。當她向父母透露了自己的興趣後,父母聘請了配音和表演教練,然後把她送到了芝加哥的古德曼戲劇學院。

就在那時,她的醫生發現她其實並非患有先天性甲狀腺功能衰退症,而是垂體下性侏儒症,這是一種腦下垂體無法釋放出足夠的生長激素的疾病。她身高只有 4 英尺 9 英寸,體重只有 80 磅,10年來,她嘗試了各種治療方法和藥物,試圖改善自己的狀況,但很可惜,它們通通都沒用。

在她學習期間,她的教授鼓勵她從事導演而非表演,因為他們認為,以她的條件,作為一個演員,她將難以謀生。

在她 20 歲出頭畢業後,她便搬到紐約開展起自己的事業。

「我當時很年輕,也很迷茫。我甚至沒想過要表現得專業一點。比如找個經紀人、去試鏡。這些我都做不到。這在情感上是我無法做到的。」她回憶道。

值得慶倖的是,琳達有一幫朋友願意幫助她、給予她精神上的支持。她在百老匯外的小劇場找到了一份舞臺監督的工作。但是,即使工作了 3 年,她仍沒有做出什麼成果,於是,她開始自我懷疑了起來。

接著,她搬回了父母家,然後一切都改變了。

琳達決定回去做她喜歡的事——演戲。

East News

當她和父母住在一起時,她的表演教練提醒琳達,表演在她生活中的重要性,並告訴她這便是她的天賦所在。「有段時間我完全迷失了自我,這個認知讓我重新找回自我。」很快,她開始投入戲劇,並到處送履歷。

她在《哈姆雷特》中首次亮相,在接下來的兩年裡,她又出演了幾部戲劇。後來某天,琳達接到了經紀人的電話,說導演彼得·威爾正在找人出演電影《危險的一年(the Year of dangerous)》中有一半亞洲血統、患有侏儒症的男攝影師關比利。

MGM/Courtesy Everett Collection/East News

「我見了選角導演,並對他說『你得把這個男性角色改編成女性角色,對嗎?』他說:『不用』。然後,我笑了。這真是太荒謬了。」琳達回憶說。

但在見到彼得之後,她意識到自己得顯辦法出演這個角色。「這是人生中最荒謬的時刻之一,你不得不進入一個毫無意義的情境。」儘管這在當時對她來說可能是無稽之談,但這個角色確實幫助她充分發揮了自己的才華,她也因此成了第一個因為扮演異性角色而獲得奧斯卡獎的

但是,即使獲得了奧斯卡金像獎,琳達的生活並沒有因此改變,也沒有像她希望的那樣將她推向頂峰。

亨特成功地在劇院獲得了幾個主角機會,但就電影上,她只有配角的演出機會。「我工作的時間比我想像的還要多。但我的工作情況卻沒有像我想要的那樣好。我仍然對我的生活和職業感到無比的挫折,所以我不斷地煩腦、分析——但我不會永遠頹喪。當時,我陷入完全絕望和黑暗的時刻。但,我相信,一切總會有答案的。」她在一次坦誠的採訪中透露

儘管當時她的事業並沒有如她預期的那樣突飛猛進,但如今她已是好萊塢最具辨識度的演員之一。在她的職業生涯中,她出演了《沙丘》、《魔鬼孩子王》、《蜻蜓》等電影。她在配音和電視劇方面也取得了成功,特別是在電視連續劇《重返犯罪現場:LA》中的表現更讓她因此獲得了兩項青少年選擇獎。
最終,琳達·亨特證明了,只要保持積極的態度、努力工作並堅持奉獻精神,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你認為如果琳達是在當今世代而非 70 年代開展她的演藝事業,她會更容易取得成功嗎?

亮生活 Daleba//琳達·亨特如何以殘疾之身,在好萊塢取得成功
分享本篇文章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