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生活 Daleba
亮生活 Daleba

維多利亞和大衛·貝克漢的故事:25 年後,他仍留著當年她給他的寫有她號碼的那張票

當我們還小的時候,我們總常聽到愛侶「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的故事,並且總相信這是真的。然後,輪到我們時,我們卻總面對著各種尋找人生伴侶的問題和困難。畢竟,美好的故事總有所轉折:某些情侶確實獲得了我們希冀不已的幸福結局。

至少,維多利亞和大衛·貝克漢證明了這一點。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大衛仍然保留著當年維多利亞寫下她的號碼的那張票,這提醒了我們,當對的人出現時,愛便是永恆。

大樂吧,我們相信,當兩人之間有真愛,便能打造出幸福的婚姻,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想好好瞭解一下這對金童玉女背後的故事。

維多利亞和大衛·貝克漢是最經典、最歷久不衰的明星夫婦之一。他們於 1997 年相識,多年來一直在一起。或許我們許多人之所以知道他們,是因為他們男的帥、女的美、或者因為他們的優雅形象,或者她們知名的事業。但毫無疑問,貝克漢夫婦證明了就算是在一切似乎都無法持久的演藝圈中,也還是能找到愛情而聞名。

20 世紀 90 年代,維多利亞·亞當斯憑藉辣妹合唱團獲得了國際聲譽,而大衛·貝克漢則在曼聯揚名立萬。雖然當年她不知道這位足球運動員是誰,但大衛對這位辣妹合唱團的歌手則非常瞭解。

他當年一見她,便表示自己喜歡上她了。「我和我最好的朋友,也就是我婚禮上的伴郎,在旅館房間裡,我記得我轉過身,在我認識維多利亞之前,我便說了『我想娶她。那個穿黑裙子、留著鮑伯頭的女孩。』」

不久後,維多利亞去看了大衛的一場比賽,他在遠處向她揮手致意。儘管當時他認為自己錯過了和最愛的辣妹合唱團歌手約會的機會,但一周後,當維多利亞與她的經紀人和一名樂隊成員一起觀看比賽時,他得到了第二次機會。在 1997 年的派對上,大衛鼓起勇氣向這位辣妹要了她的電話號碼。

「我們在球員休息室聊了大約一個小時。她那天坐了火車來,所以她把自己的電話號碼寫在了火車票上,這張票我到現在還留著。」貝克漢

就在那一刻,維多利亞給年少的自己寫了一封信,題為《我希望自己早點知道的事》,在信中,她講述了自己是如何愛上大衛的。

「這世界確實有一見鍾情。你在曼聯球員休息室裡也會遇到這種情況......當其他足球運動員和他們的夥伴站在一起時,你會看到大衛和他的家人站在一邊。他的笑容很迷人......你和你的家人也很親近,你可以想像,他和你在一起有多自在。他會問你要電話號碼的。」

在維多利亞的經紀人的要求下,他們開始了隱藏在公眾視線下的地下戀情。因此,一開始,他們的約會只是在停車場聊天,花時間相處。雖然我們知道大眾的目光早已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但他們的愛情就跟其他人的愛情一樣,慢慢地發展。這位足球運動員,他們的初吻發生在那天他們前往他父母家的路上。

這對情侶決定結婚時,維多利亞正在美國。「我跟他說過我夢想中的戒指長什麼模樣。他想了起來,於是專門為我設計了這個戒指。」1998 年 1 月的一個晚上,這對情侶在英國的 Rookery Hall 旅館,他以 30 朵玫瑰花迎接了她,然後她抵達了大衛用數百朵玫瑰和紅百合和黃百合裝飾好的房間。

他們坐下來共進晚餐,終於,大衛在那裡單膝下跪,拿出她夢想中的戒指,求婚了。「我答應了,並拿出了自己的戒指說『別忘了現代女力,那麼,你願意娶我嗎?』」維多利亞說。

1999 年,在他們的大喜之日上,他們在優雅的盧特爾斯敦城堡舉行了以羅賓漢為主題婚禮。在婚禮上,他們 4 個月大的兒子布魯克林擔任了婚禮上的捧戒人。此外,同年,他們還購買了被媒體稱為「貝克漢宮」的豪華住宅。

目前,這對夫婦共育有 4 個孩子:布魯克林、羅密歐、克魯茲和小七。雖然貝克漢夫婦為了事業和慈善工作經常出差,但他們說他們總能找到方法和家人相處。「我們彼此輪班。我在家的時候,他不在家,所以我們總有一個人在那裡照顧孩子,」維多利亞在接受採訪時說。

雖然媒體經常編造關於貝克漢夫婦離婚的謠言,但時間證明這些並不影響貝克漢夫婦的關係。維多利亞向我們保證她不會在意媒體說什麼,她解釋道:「大衛和我沒有什麼需要證明的。我們彼此相愛,互相照顧,不論是作為伴侶,還是父母,我們都很堅強。」

不可否認的是他們對彼此的愛,因為在共同生活了 20 多年後,這對夫婦仍持續展現他們對彼此的愛。維多利亞解釋道,大衛總不停地激勵並引導著她:「他取得了這麼多優秀的成就,我很尊敬他,對他所取得的一切都有著最大的尊重和欽佩。」

「我為她感到驕傲,因為她工作總是很努力。她非常的敬業;她值得所有的成功,」大衛曾經這樣評價他的妻子。「我愛她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給了我最棒的孩子,」他保證說。

你認為擁有長久關係的關鍵是什麼呢?如果你身旁有伴侶,你最欣賞對方哪一點呢?

亮生活 Daleba/關係/維多利亞和大衛·貝克漢的故事:25 年後,他仍留著當年她給他的寫有她號碼的那張票
分享本篇文章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