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生活 Daleba
亮生活 Daleba

在這10部劇中,觀眾忽略了導演埋下的一些暗示線索

對影迷來說,找到劇情中隱藏的細節無疑是一種樂趣,這也是為什麼電影或電視劇的編劇會經常和觀眾玩這樣的遊戲——把彩蛋、或劇情發展線索隱藏起來。只有非常專注的觀眾才能注意到、並及時解開謎團。

例如,《魷魚遊戲》的觀眾可以很容易預測出主要情節;《黑白魔女庫伊拉》的開始部分就暗示了主人公將會發生什麼。亮生活的我們研究了那些熱門影視劇中有趣的隱藏線索。

《魷魚遊戲》中的角色名字

正如一位TikTok使用者推測的那樣,主角成基勛名字的翻譯隱含了諸如「立功」和「當之無愧」這樣的意思。他一登場,觀眾立馬能感覺到他是一個幼稚、意志薄弱、且負債纍纍的賭徒。但隨著劇集推進,成基勛變得越來越英勇了,從傻傻的司機變成了真正的英雄,這一轉變對應了他的名字。

號碼為001的吳一南老人是這個遊戲的創造者。編劇在劇情開始就暗示了他的身份,因為該角色名字可直譯為「第一人」,既對應他在遊戲中的序列號,也對應他的地位。

《不要抬頭》中的背景

在電影主人公決定向媒體尋求幫助的那一刻,一個穿著恐龍服裝的促銷員從他們旁邊走過。正是在這個場景中,凱特對男友說,一顆比毀滅恐龍的行星還要大的彗星正朝地球飛來,這是導演對最終會發生大災難的暗示。此外,這部電影的創作者想提醒觀眾關注真正的問題——氣候變化。

《斯賓塞》中衣服上的標籤

送到桑德靈厄姆莊園的每一件黛安娜王妃的衣服上都帶有一個標籤,上面寫著她應該穿的場合——教堂、參加聖誕晚宴等等。由此,觀眾可以瞭解到,即使是黛安娜裝扮中最微小的細節,都需事先由他人選擇、認可、掌控。然而,在電影中,黛安娜打破了這個規矩,穿了一件不適合平安夜前往教堂禮拜的紅色外套。

《Soho區驚魂夜》中的名字和戒指

很多編劇會選擇在電影開始暗示最終結局,這部電影就是如此。當房東柯林斯女士第一次和她未來的房客交談時,她介紹自己為亞歷山德拉,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暗示,因為後來我們得知桑迪(主角試圖找出其命運的女孩)的真名也是亞歷山德拉。

另一個更明顯的暗示是桑迪引人注目的戒指,房東的手上也戴有同樣的戒指。

《獅子王》中的名字

《獅子王》中,大反派的名字叫刀疤,這實際上是他因外表得到的綽號。刀疤出生時的真名是塔卡,在斯瓦希里語中是「廢物」的意思,這預示了這個邪惡角色的命運。

《駭客帝國:矩陣重啟 》中的藍色眼鏡和貓咪

心理治療師尼奧實際上是矩陣的建造者,他戴著一副藍框眼鏡。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他個人的藍色藥丸(選擇繼續現在的生活,忘記遭遇的意外)——建造者看到了他建立的人造世界。此外,尼奧的名為「似曾相識」的藍貓暗示著這個角色隱藏著危險——它在這部《駭客帝國》系列電影開頭部分的出現,表明矩陣會出現故障。

《沙丘》中的公牛

影片一開始,畫面中出現了一座鬥牛士雕像和一個牛頭,這些都是傳家寶。正如向觀眾解釋的那樣,萊託公爵的父親曾是一名鬥牛士,他在鬥牛比賽中發生了意外,這就是為什麼公牛在這部電影中是厄運的象徵。在與主要敵人哈康寧男爵的最後一次對話之前,萊託公爵看了看餐廳天花板下的公牛頭。

《黑白魔女庫伊拉》中預示的命運

電影開頭,艾絲黛拉在觀看阿爾弗雷德·希區柯克的《救生艇》。畫面中,在失去了生命中所珍視的一切之後,女演員開始歇斯底里地大笑。後來,艾絲黛拉對她周圍發生的一切也都做出了同樣的反應。順便說一下,動畫製作者正是受了《救生艇》中這位女演員的啟發,創作出了迪士尼電影中庫伊拉的形象。

導演暗示角色未來的另一個細節是艾絲黛拉穿的酒店衣服,上面有諾瑪的名字。這部劇是希區柯克的驚悚片《驚魂記》中人物角色的衍生劇,兇殘的諾瑪是諾曼·貝茨的母親,正是受她影響才導致了諾曼的人格分裂。也許這就是電影創作者的暗示:當庫伊拉的個性壓抑住她的樂觀時,艾絲黛拉將擁有什麼樣的命運。

《東城夢魘》暗示了大反派

最後一季揭露兇手時,很多觀眾大吃一驚。然而,往回看,我們會發現一條預示了兇手的線索。當馬雷開車穿過東城時,她的目光停留在一塊黃色的標誌牌上,上面寫著「當心兒童」。

《古馳家族》中的婚紗

現實生活中,帕特里齊亞·雷賈尼的婚紗要比Lady Gaga在電影中穿的婚紗端莊一些。在某種程度上,這件大領口、邊帶蕾絲的婚紗可以迅速向不熟悉故事的觀眾傳達出:在品味方面,帕特里齊亞與古馳家族、這個家族其他成員之間存在巨大差距。

你能迅速發現編劇隱藏在劇情中的細節嗎?

亮生活 Daleba/影片/在這10部劇中,觀眾忽略了導演埋下的一些暗示線索
分享本篇文章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