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名租客分享的親身經歷,證明有些房東有時真的是場噩夢

租房子是人生的大變化,因為我們得找個新的地方,把它整理成自己家,住個好幾年。一開始,總是充滿著各種對創造幸福和舒適家庭的興奮感。但在搬進新家後,當你看到你房東的真面目時,有時整個情況可能會變得很複雜,或者有時你會在這裡遇到某些令人頭痛的意外。

亮生活收集了一些租客們分享的軼事,講述他們在租房時遇過的最糟糕、最爆笑的經驗。

  • 當我租房子的時候,房東太太要求我把蓋著「已付」章的水電費收據給她。而我總是用網路銀行和應用程式來付水電,所以要拿到蓋過章的收據實在很費勁。 © Alo’o Lopez / Facebook
  • 我在某間房子裡住了一年,當我還住在那裡時,房東便不管不顧地開始修起了房子。一開始,我並不介意,因為這間房子我住的很舒適。不過,他首先換掉了所有的門(大約有 8 扇),然後他把它們全部重新粉刷了一遍。在接下來的 15 天裡,他們打磨著牆壁,揚起了大量的灰塵,接著,他把洗衣房徹底打掉,並把洗衣機給搬走了,然後,又花了近一個月的時間在修整那個空間。而且這樣還不夠,他還把整個浴室都給拆了,並從頭開始重修,害得我們一星期都沒地方能洗澡,而且因為他還重換水管,所以我們好幾天沒水能用。更慘的是,所有他打掉並留在這裡的東西,他把它們通通放到倉庫裡,因為他不確定要拿這些東西來幹嘛,這些東西一共有四扇門、一個馬桶、一堆土磚、沙子、水泥、管路、鋼筋,和一扇窗戶。 © Diana Amariles / Facebook
  • 當時,我和我老公還在外租房,那時,女房東每天都會檢查有哪些人在這裡進出。某天,我們在睡覺時,聽到了某個聲音,原來是她在我們家餐室裡四處翻。當我打開臥室的門,看到她時,她整個詫異的不得了。那是我們住在那裡的最後一天。隔天,我們便離開了,畢竟她總這樣自我地進出我們家,我們怎麼能繼續相信她。 © Verito Bustamante / Facebook
  • 這不是我的經歷,但我朋友以前住的房子裡,房東在整個牆上塗了某種黑色的黴菌。 © mcp613 / Reddit
  • 我媽是某間房子的房東,所以我只能說,這是個糟糕的租客的故事,但主題大致一樣。總之,她有個租客當時剛生了孩子。他們總是把嬰兒濕巾給沖進馬桶裡(而這種濕巾是不能沖下馬桶的),於是,整個地下室都進水了。整個是場大噩夢。不管怎樣,修理好了馬桶和管路後,他們還是繼續把濕巾給沖進馬桶裡,接著,幾個月後,地下室又整個淹水了。噩夢啊。 © JohnnyShakeNBak / Reddit
  • 這是一家位於華盛頓州斯波坎市的公司,當時正是某次豐收季後。我想租個又好又便宜的地方。房屋仲介告訴我,我得先付第一個月、最後一個月,和至少一個月租金的押金,另外還有 75 美元的不可退還的入住費。我給了他們一整年的支票和入住費。仲介收了我的支票,兌現了後,還是不肯把房子租給我。房仲辦公室告訴我,這是因為他們無法從我的雇主那裡核實我的收入。他們花了 3 個月的時間才把那些錢還我,而且還是在收到一封措辭嚴厲的律師信函後,才肯還錢。當我去拿支票時,他們竟然還敢問我,為什麼不願意租他們那間房子。 © DukeBeekeepersKid / Reddit
  • 那位租了一間具有基本傢俱的房間給我的女士告訴我,房間裡禁止帶食物回來,而且我把房間弄得整個很髒。那時,我在工作,她突然跑進來查看,並告訴我,晚上禁止房客不睡,而且我得在 6 點前洗澡,因為她無法一天開好幾次熱水器。搞的冬天我只能用冷水洗澡。 © Marina Hernandez Gomez / Facebook
  • 我和我的前男友在某個租來的小屋裡住了近兩年。房東太太就住在隔壁,她搬走後,把她的貓留在了那裡,於是,出於憐憫,我便照顧起那些貓,把牠們當自己養的一樣。到了我準備搬離那間房子的時候,她發現牆壁的油漆磨損了(如果油漆的品質不好,這是正常的磨損),她得計算油漆和工人的價格,並將之從押金中扣除。顯然,她計算了後,對要扣除的數額很不滿意,因為她又找了更多的碴,就是不想把押金還我。 © Paula Pérezz Rodríguez / Facebook
  • 有一次,我找到了一間很不錯的公寓。當我等著簽合約的時候,我發現有扇門看起來像牆板一樣,通向隔壁的公寓,而隔壁正是房東住的地方。他有這扇門的鑰匙,隨時都可以進來,而他也直接了當地當著我的面這麼跟我說!於是,我以最快的速度閃人就走。 © Pa Su / Facebook
  • 當時,我們租了一套公寓,房東就住在隔壁。他們在入口處有裝攝影機,所以,他們也知道我們何時回家,何時出門。當有人來拜訪我們時,房東總是問對方是誰、為什麼來,他們也總會不經我們允許,就擅自進入我們家。 © Abby Zavala / Facebook
  • 我和我的男友租了一套單間公寓,但由於工作的關係,我們幾乎都不在家,回來也只是洗澡、睡覺。房東總會來收我們的水電費,並給我們看帳單,但在我們沒有冰箱、洗衣機和電視的情況下,那水電費似乎顯得有點高。直到我們在那住的第六個月,我男友才發現,帳單上寫的是主住宅地址,也就是房東住的地方。而我們是在付她家的水電費,她家離這可是有十個街區之遠。 © Anthonietta Dávila / Facebook
  • 當我在別的州自己住時,有人推薦我某個出租處,所以我也就去看了。那間屋子只租給女性,房租為 150 美元(這大約是 18 年前的事了)。那個房間超級小,有一張帆布床、淋浴系統就是根管子,你大概只能洗 5 分鐘的戰鬥澡。你也無法煮飯或帶食物回家,晚上 10 點,門便會上鎖。此外,房東提供額外付款的食物和早餐,而淋浴系統則是被抽水馬桶給堵著。我感謝了她,她說:「聽好,這是好機會,可是有很多人想租呢,但我可以優先租給你。」我說:「謝謝,太太,但我可不想住在監獄裡,更別說付錢來住了。」 © Alejandra Gilibert / Facebook
  • 那是在 2000 年代中期。當時,我妻子和我剛買了一套房子,我們把交房日期定在了我們所租房子的租約到期前幾天。我們通知了房東,他們是一對上了年紀的夫婦,我們將不再續約,並同意在租約到期前搬出。

    我們把所有的東西都搬到我們的新家後。我妻子接到了房東的電話,說他們來檢查我們所租的房子時,覺得我們沒好好打掃房子。但畢竟,我們還沒真的開始進行任何徹底的打掃,因為我們計畫在徹底搬出去前再做。但房東沒事先打招呼就跑來了,即使裡面沒人住,也還是個不佳的信號。

    我們做完大掃除後,期望能拿回我們的押金。但當我們收到房東的來信時,信上說,因為我們沒有使用地毯清潔劑來把地毯清乾淨,所以我們不能領回完整押金。

    我向一位同事提到了這件事。並瞭解到,他們強迫我們使用地毯清潔劑和不通知我們就進入我們所租的房子其實是非常違法的行為,因為當地法律要求至少要給租客 24 小時的時間,比州法律要求的至少 12 小時更嚴格。我起草了一封禮貌但嚴厲的信,指出他們違反了多項法律,並要求退還押金,否則我們將聯繫有關部門。後來,我們收到了被扣除的押金,真高興終於能擺脫他們了。 © balthazar_blue / Reddit
  • 我現在已經有自己的房子了,但當我還在租房的時候,我幾乎無法在需要時,聯繫到我的房東。我主臥室上的牆上長了霉(而且我還因此被感染),我的淋浴壞了一個星期,甚至在我自己動手修好後 6 個月又壞了,客廳的窗戶也無法關緊,上面有兩個環無法運作,所以我只得自己動手修,我樓下的鄰居,也是他的租客,每天晚上都淩晨 3 點才去睡,並整夜把音樂開到最高音量。在我以禮貌的、不禮貌的、充滿情緒的各種方法,要求他把音量調低,都被他拒絕,直到最後他不堪其擾,才把音量稍稍調低。這整個過程中,我打過幾十通電話(真的是幾十通)、傳了訊息和電子郵件,甚至還手寫過一封信。房東都不曾試圖解決任何問題。直到某次為了引起他的注意,我故意遲交房租,然後,隔天他立刻就來敲我的門,詢問出了什麼事。 © MagnificentColossus / Reddit
  • 我曾租過一套公寓,在租期期間,房東突然就把公寓賣了。並給我 60 天的時間搬出去。我 30 天內便搬了出去,但他們還是收了我整整兩個月的房租。 © DarrenEdwards / Reddit
  • 許多年前,由於我丈夫的工作,我們搬到了另一座城市,對了,那裡很熱。剛搬過去時,我們誰也不認識,更不用說那座城市了。我丈夫的同事好心地說自己願意幫我們找一套出租的房子。他推薦我們他某個朋友的房子,我們毫不猶豫地,連看都沒看地就租了下來。那是我一生中最漫長、最痛苦的 6 個月。

    那間房子位於一個由 10 間房子所組成的封閉式社區。從地理位置上說,它位在最高點,每隔三天才有少量的水能送到那裡。我得在淩晨 2、3 點時才能洗澡,因為那時才有水能用,有時我們甚至得用水壺洗澡,因為沒有其他辦法,我們從來就無法好好洗個澡。此外,房子裡到處都是螞蟻,到處都可以看到黑螞蟻的蹤跡。而那也是唯一一間沒有裝蚊帳的房子,有次,我們還看到有隻巨大的蟑螂從窗戶跑了進來。那整個房子,總體而言,實在醜的不得了,多年未粉刷、又油又骯。

    我們想盡辦法盡早搬走了,但他們還是堅持不懈地,跑來問我們想不想買下那間房子。後來,我們發現,房東自己一家在我們搬進去前幾天才從那裡搬走,跑去租別的地方。他們寧可把房子租出去,也不願好好裝修一下。 © Isabel Estrella / Facebook

關於房東的問題,你曾遇過或聽過的最離奇的故事是什麼呢?對於你的房東,你最難以容忍的是什麼呢?

你有想分享在亮生活上的精采照片或故事嗎?立即將之傳送到這裡。期待收到你的消息唷!

預覽照片來源 StephMess18 / Reddit
分享本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