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生活 Daleba
亮生活 Daleba

8位嚴格限制孩子接觸社交媒體的明星父母

統計資料顯示,在過去幾年時間,青少年使用社交媒體的數量增長了17%。考慮到互聯網的影響力和危害,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趨勢。在數字時代,所有父母都會擔心自己的孩子受此影響,明星們也不例外。今天文章中的明星父母都有充足的理由,儘量不讓自己的孩子接觸社交媒體。

維多利亞·貝克漢姆

這位時髦辣妹熟知社交媒體上的人們有多殘忍。在遭受了刻薄的評論和一舉一動都被關注的經歷後,她表示自己很擔憂女兒哈珀也將面臨同樣的遭遇:「哈珀雖然不上社交媒體......看不到人們竟然可以如此殘忍,但這也確實仍令我擔憂。她這個年齡,身體正在開始發生變化。這樣做,是為了確保我們家人可以在一起經常溝通,以及她身邊能有很多好朋友。」

休·傑克曼

© thehughjackman / Instagram, face to face/REPORTER/East News

這位電影明星清楚,完全不讓自己的孩子接觸社交媒體過於偏激,但他會盡其所能,採取預防措施以確保孩子們的身心健康。休·傑克曼:「我允許孩子玩社交媒體,但也告訴他們只能關注他們認識的人,並且只有我們認識的人才能關注他們。」

傑克曼還補充說,他會檢視孩子們的網上活動:「我也會告訴他們,我會隨機檢視他們的手機他們還小,一定會犯錯誤,但我不希望他們做出讓自己多年都無法擺脫的選擇。」

茱莉亞·羅伯茨

這位《風月俏佳人》的主演出演了電影《本回來了》,講述了一位母親和她的問題少年兒子之間的關係。並由此之後,羅伯茨變得尤為關注她的孩子可能會受社交媒體上的內容影響這個問題,開始嚴格限制孩子們上網,她解釋說:「我試著讓他們遠離社交媒體,因為我真的不知道他們現在需要社交媒體做什麼。」

馬伊姆·拜力克

這位《生活大爆炸》的主演非常樂於分享自己獨特的育兒方式。她的孩子在家接受教育,沒有昂貴的禮物收,同時,她也不堅持讓孩子們必須使用「請」和「謝謝」這樣的詞。此外,拜力克認為,兒童不能從使用科技產品中受益,所以也不給孩子智能手機。

她說:「我認為一個12歲的孩子不需要手機,除非他們離我很遠。黨我的孩子和我住在一個城市,我也絕不會把孩子單獨留在沒有成年人陪伴的地方。小朋友在社交媒體上不斷地瀏覽點贊、評論他人的生活,這是不健康的......我不需要『信任』他們,但需要保護他們。互聯網是一個美好的地方,但同時也是一個潛在的非常令人不安、可怕的地方。毫無疑問,上面的圖片和影片會傷害到他們,讓他們變得沮喪。」

妮可·基德曼

妮可·基德曼解釋了她對孩子使用社交媒體的消極立場,因為她自己不太精通科技,不能監督孩子們的上網行蹤。她分享說:「我自己不是很喜歡科技,所以對我來說很難一直上網,並監控他們,所以我不允許孩子們上Instagram。現在我有個孩子已經12歲了,他總是迫不及待想要玩社交媒體,但我的回覆是,『不行,不允許』。」

安吉麗娜·朱莉

Invision/Invision/East News

幾年前,有人在網上為安吉麗娜·朱莉的孩子建立了假的Instagram賬號。這一事件迫使這位女演員澄清,她的孩子沒有公開的社交媒體賬號。她還承認,對她來說很難跟蹤自己孩子上網都幹了些什麼,並解釋說,「青少年確實面臨一些現實情況,而我們這一代人對他們如何使用電子科技知之甚少,所以他們可以很容易糊弄我們。」考慮到這一點,她覺得最容易的辦法就是確保她的孩子儘可能不上網。

海蒂·克魯姆

這位著名的超模認為自己是一個嚴格的家長,因為她不允許孩子們出現在社交媒體上,並確保在她的Instagram上釋出任何與家庭有關的內容時不露出孩子們的臉。她透露:「我的大女兒(Leni)今年13歲,她想曬出自己的臉,但我總是說,『不,不可以。』只要照片中有她,都只有背面或者遮住她的臉。但對於我們,就不一樣了——我覺得我們都是成年人——可是我想讓他們儘可能長時間地做孩子。

莎拉·米歇爾·蓋拉

Invision/Invision/East News, © sarahmgellar / Instagram

這位《吸血鬼獵手巴菲》的主演坦言,她不允許自己13歲和10歲的女兒接觸社交媒體。莎拉·米歇爾·蓋拉承認,她和丈夫的教育方式比大多數人都嚴格,但他們認為這是必要的。她表示:「我們的孩子沒有社交媒體,但他們有時可以看我們的手機。有時候,我們的孩子會說,「你們是最嚴格的爸媽!」」

然後這位女演員將孩子們上社交媒體比作在臉上紋身,因為他們在網上可能會犯錯誤,她說:「因為在這個年代,『汪汪隊大立功』不太可能存在。現在你10歲、13歲了,臉上紋著紋身,這已經不是真正的你了。」

你對年幼的孩子接觸社交媒體持什麼態度?你都給孩子們定了哪些規矩?

亮生活 Daleba//8位嚴格限制孩子接觸社交媒體的明星父母
分享本篇文章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