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生活 Daleba
亮生活 Daleba

安娜·克倫斯基的故事證明即使好萊塢認為你「不夠漂亮」,你也還是可以逆襲成功

我們知道安娜·克倫斯基(Anna Chlumsky)在電影《小情人》(My Girl)中扮演可愛的小女孩,在獲得成功之後,她被視為好萊塢新星。但這個行業卻殘忍捨棄了她,以至於她只得退出、讓位,並回歸原本的生活。而今天,她才終於逆襲重返銀幕。

大樂吧,我們喜歡那些如鳳凰涅槃般浴火重生的人生故事,今天我們想跟你分享這位女演員的故事,她在戰勝了偏見和拒絕後,終於成名了。

好萊塢的承諾

她於 1980 年 12 月 3 日出生於美國芝加哥,1989 年邁出了演藝生涯的第一步,但直到兩年後,好萊塢才知道她的名字。那一年,她與麥考利·卡爾金(Macaulay Culkin)一起主演了電影《小情人》,這部電影彰示了這兩個孩子在電影業的美好未來。

對於最終在《小鬼當家》中扮演凱文·麥卡利斯特的麥考利·卡爾金來說,他確實成功成為知名童星。但是安娜·克倫斯基並沒有成功地得到類似的重要角色,即使她同樣具有才華天賦。不知何故,她的工作機會和她在公眾眼中的個人經歷,卻遠遠不如她當年螢幕初試的搭檔。

電影業對她的拒絕

儘管這部電影的成功為克倫斯基帶來了名氣,但她並沒有得到什麼特別的工作機會,她也只參加了幾部電視節目的演出。「當時我正處於青春期,在銀幕上看起來並不漂亮。我在青春期時,試鏡了很多次,但就是無法適應,這讓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因為作為一個青少年,被告知有人不喜歡你,一點也不好玩。」她在一次採訪中說。

現在,作為一個成年人,她反思早年的聲名對她的影響。「當你突然對孩子們施加專業、財務、成人和公眾的壓力時,你不僅讓他們面對一個將他們商品化和物化的世界。你也阻礙了他們的能力發展。而當他們得面對成人生活時,並沒有所謂的幫助。[...直到成年後,我才發現自己的可依賴性和安全感。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這些是不存在的,因為我可以說是被擺在台上販賣的,」克倫斯基坦白道。

新的開始

她需要離開這個拒絕她、不允許她擁有正常兒童和青少年生活的世界,這足以讓她拋下一切,去尋找自己的命運。她就讀于芝加哥大學,並於 2002 年畢業,獲得國際研究學位。在那裡,她遇到了她現在的丈夫,並于 2008 年結婚,現在,他們育有兩個女兒,潘娜洛普和克拉拉。

克倫斯基搬到紐約,在一家大型餐廳評論公司擔任事實核查員編輯助理,但儘管她想遠離鏡頭,安靜地過著自己的生活,百老匯的鎂光燈卻重新喚醒了她對表演的熱愛。「我以為我不會成為一名演員。大學一畢業我就搬到了紐約,這無數的百老匯表演激勵了我再次嘗試。」她坦白道。

喚醒熱情

她緩慢而穩定地回到螢幕上。她出演過電視劇,也出演過《法網遊龍》(Law and Order)和《漢尼拔》(Hannibal)中的幾集,但她在喜劇《副人之仁》(Veep)中的角色向所有人證明了克倫斯基的回歸。在播出的 7 年中,她因為這個角色獲得了 6 次艾美獎提名

2022 年,她加入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串流平臺之一,聯合主演了 Netflix 的熱門劇集《創造安娜》(Inventing Anna),該片由製作過《實習醫生格蕾》(Grey’s Anatomy)和《柏捷頓家族:名門韻事》(Bridgerton)等熱門劇集的 Shondaland。

新的開始

「我必須做好準備,知道我有足夠的能力堅持下去(表演工作),也有足夠的理性意識到,一個人可以扮演任何角色,這並不意味著角色就是你自己。這並不意味著你是壞人。我從一個更健康的角度來考慮這個問題,」她到了自己對這份深愛的職業的新選擇,我們很高興她再次選擇了回歸。

在哪一時刻,在生活的哪個方面,你覺得有必要改變自己的道路,從頭開始呢?

亮生活 Daleba//安娜·克倫斯基的故事證明即使好萊塢認為你「不夠漂亮」,你也還是可以逆襲成功
分享本篇文章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